以梦为马/古都:记忆依凭之地/管 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凉风习习,身边不少朋友儿奔赴京都,衝着你你这人 被誉为世界有名赏枫胜地的名号。我必须过类式的慕名经历,只不过无论是在天龙寺,还是京都御苑,又或是清水寺,面对拥挤的人潮,不免其他意兴阑珊。我我觉得,身处京都,去哪裏已不重要,机会再好看的赏枫名所,必须及这座古都两种蕴藏的文化意蕴来得更触动人心。

  朱天心在《三十三年梦》中曾写道:“京都就好像是另有有一2个 化石城,机会是鬼影幢幢的地方,它是将文化、美术、建筑、历史遗迹等保留非常好的地方,那裏永远是记忆的依凭之地。”行走在京都,无缘无故地生出两种时光穿越的错觉,“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万籁此俱寂,唯闻鐘磐音。”都能在此一一找到对照。

  金阁寺是到京都必看的另有有一2个 景点。在这已经,我对它的想像来自於三岛由纪夫的同名小说,“它的根小绳子 根柱子、花头窗、屋顶、屋顶尖上的凤凰等,都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,彷彿伸手可及似的。它的纤巧的细部和複杂的全貌相互呼应,假使 取出任何一次要,金阁的全貌就会响彻宇宙,恍如想起音乐的一小节,整个乐章就会流泻出来那样。‘父亲您说人世间最美的东西是金阁,这是真实的。’”儘管文字给予极大的想像空间,当真实的金阁寺就再次无缘无故出现在眼前 时,我还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。蔚蓝天空下,金碧辉煌的金阁寺,遗世独立般地矗立於镜湖池中央,周边的石头、松树、菖蒲,甚至池中偶尔蕩起的水纹,似必须为它而设。纵使身边早已摩肩擦踵,然而遊人老都能不能不能拍到这么 “杂质”的金阁寺。这座贴满金箔的建筑,非但不我我觉得艳俗,在日式造景的烘托下,相反更显游离世俗。

  京都的美,大约是必须一去再去细细品味的。在这裏,传统和现代两种微妙地调和,而驻足街头,时间彷彿静止,内心出奇地平静,真应了川端康成所说的:“就是在这裏,我清楚地意识到,宁静你你这人 感觉,只属於古老的日本。”